本報記者 郭春虹
  六一前夕,就在許多城市的爸爸媽媽打算為心肝寶貝準備一份兒童節禮物的時候,在張家口赤城縣,一些孩子們的兒童節奢望卻只是一頓有菜有肉的午飯,或者“做夢般”看到爸爸媽媽來到身邊。
  留守兒童,這個特殊的群體,正默默無聞地生長在村間、山野。六一前夕,記者到赤城縣採訪了那裡的留守兒童。
  山裡的孩子沒吃過羊肉
  5月下旬,張家口還是春季,這個時節正是山間小苗瘋漲的季節。
  5月22日,時近中午,記者來到張家口市西北部赤城縣白草鎮九年一貫制學校。有五六百名孩子生活、學習在這裡,因為他們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
  孩子們正在吃飯,記者看到一個男孩的飯盒裡只有米飯,還有一點點菜湯。其他小孩圍攏上來,記者問他們最愛吃什麼,孩子們的答案分別是:胡蘿蔔、餅、米飯。“在學校吃過燉豬肉嗎?”“在家過年吃過,在學校沒吃過!”
  ‘在學校吃過羊肉餡的包子嗎?”“沒有!”大家異口同聲。
  關於這點,校長也表示確實如此。他說:在人們的想法里,牛羊肉是張家口地區非常普通的食物,但現實並非如此,羊肉實在太貴了,就是學校買來做在飯菜里,學生們也吃不起,所以學校採買菜的時候從來沒考慮過牛羊肉。
  記者瞭解到,雖然學校有時候也會在菜里配豬肉,但是家庭條件差的孩子也從來沒買過這樣的菜。“即便是這樣,我們學校80%的學生在家裡吃的飯還是不如在學校吃得好。”校長告訴記者。
  圖書館的書籍10年沒有更新過
  留守兒童的物質營養匱乏讓人擔憂,其實他們的精神營養更是嚴重不足。
  22日中午,在三道川中心小學,該校趙校長介紹,山村學校的孩子們缺乏各種“食糧”,比如,缺乏文體設備,這導致孩子們視野不夠開闊。學校的圖書館也有圖書,但都是10年前買的了,10年中沒有進過新圖書,時下城市裡的孩子通過各種新媒體瞭解的那些新奇的東西在他們的孩子那從來沒聽過。
  沒有音樂的世界,孩子們的生活將多麼乏味,但是三道川中心小學的孩子們連個音樂老師都沒有。“孩子們上音樂課怎麼辦呢?”“老師拿一個小錄音機放到教室里,讓他們聽了之後跟著學唱。”
  體育器材缺乏也讓校長無奈,學校里只有三個乒乓球案子,下課後數百名學生只能有幾個學生有機會玩,如果有孩子球技好,別的孩子玩的機會反而更少。“我們打算把現有的籃球場標準化改造一下,再建一個排球場和羽毛球場,但是現在這些器材都還沒有著落。”趙校長說。
  兒童節最想看到爸爸媽媽
  據瞭解,三道川村有快遞暢通,馬上就過六一兒童節了,學校這麼多寄宿生,他們會在這個時候收到遠在異地的爸爸媽媽們“快遞”過來的親情和禮物嗎?
  趙校長說:“他們的家長基本上不會給他們準備,他們也沒有這個概念,對我們學校的孩子來說,六一跟得到禮物沒有關係。”
  一些孩子說,他們多數都是幾個月甚至一年才能看到爸爸媽媽一次,他們希望的禮物就是能夠和爸爸媽媽團聚,不過這個願望一般只有在夢裡才能實現。
  赤城縣的留守兒童只是我省留守兒童大軍中的一支小分隊。據不完全統計,全省約有170萬名農村留守兒童,其中父母均在外務工的農村留守兒童有45萬。
  一位婦幼教育專家認為,農村經濟社會發展滯後讓很多年輕的爸爸媽媽只能選擇進城務工賺錢來養家糊口,這也導致兒童在不完整的家庭中成長,在流動——— 留守——— 流動的變動中長大,他們的接受的各種教育不全面,身體發育和情感發育也不健全。
  記者手記
  他們需要一個改變人生的“導演”
  提起張家口赤城縣,很多人會想到因為參演過張藝謀執導電影《一個都不能少》從這個貧瘠之地走出去的魏敏芝。幸運、勤奮、執著的魏敏芝一步步走出了國門,到美國已經當起了導演,還與華人丈夫育有一子。
  曾經,魏敏芝的命運被一名導演和一部電影而改變,後來,她用盡全力將人生經營成一部更精彩的電影,她成了自己人生的導演。
  在農村經濟無法一時改變的當下,對這些留守兒童來說,誰或者哪個機構將是改變他們命運的那一個“導演”?也許就是那個能給他提供豐富營養午餐的人,也可能就是給他溫暖關懷的人。
  如果你是想給這些孩子溫暖的人,不妨將飽含你愛心的物品寄到這兩所學校。張家口市赤城縣白草鎮九年一貫制學校,董校長收,郵編075500;赤城縣三道川中心小學,趙校長收,郵編075500。如果你想給他們捐款,可與本報總編室聯繫,電話 0311-67562263。
  (原標題:做夢般看到爸爸媽媽)
創作者介紹

陳文媛

mz49mzwcc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