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可金
  上周APEC峰會期間,中美兩國元首步入中南海瀛臺,為中美關係重新作出定義。中南海是中國政治的心臟地帶,步入中南海對於美國總統而言,可以更深入地瞭解中國曆史和政治文化。兩國領導人在中南海漫步,重要的不在於說什麼,而在於彼此共同的感受。讓美國總統進一步理解中國曆史和文化,進而真正尊重選擇的社會制度和發展道路,要比在一些具體問題上糾纏重要得多。
  毫無疑問,中美兩國有著不同的社會制度和價值觀,究竟哪一種更代表人類文明發展的方向,不是中美兩國所能回答的問題。但有一點十分清楚,中美兩國都是大國,都很難改變對方,那種試圖逼迫對方讓步的做法是魯莽而無益的,這就是大國關係的本質。一年來,中美戰略博弈猶如一道道烏雲,籠罩在兩國心頭,也引發整個國際社會的擔憂。
  瀛臺夜話給人們一個強烈的信號,即不管存在什麼樣的分歧,中美關係唯一正確的態度是一起討論、和而不同。中美在一些問題上可以坦誠對話,甚至當面爭吵,但有一個底線,那就是互不為敵,在賽場上是競爭對手,在場下是知交好友。打個形象的比喻,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就像是一個賽場,在賽場內要敢於競爭,在賽場外要善於合作,這就是中南海共識的核心。
  一些樂觀的人在談中美關係時迴避談競爭,認為只要講合作就行了,這種看法是錯誤的。中美是大國,大國本身就是競爭的產物,如果不承認競爭,大國就必然走向衰落。無論是就國家整體而言,還是就企業、大學、媒體、NGO甚至普通國民而言,如果迴避競爭,就不可能站在成功者的領獎臺上。
  不過,競爭有兩種,無序的野蠻競爭和有序的文明競爭。猶如在奧運會的賽場上一樣,有序的文明競爭絲毫沒有降低競爭的激烈程度。所謂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競爭,其核心就在於有明確游戲規則的競爭。因此,此次中美圍繞一些脆弱的領域達成了一系列的規則,比如關於氣候變化、重大軍事行動相互通報、海上行為準則以及放寬簽證等,這是中美關係步入制度化競爭階段的重要標誌,這對於管控分歧,防止誤解和誤判具有重要意義。儘管中美關係的制度化有待於進一步加強,但趨勢已不可逆轉。
  當然,中美關係在鼓勵競爭的同時,也不能像某些戰略家那樣誇大戰略競爭。尤其是在全球化時代,中美兩國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共同體,更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命運共同體。面臨全球化挑戰,比如氣候變化、恐怖主義、大規模傳染病等,社會制度和價值觀的差異不能也不應成為中美合作的障礙。面對事關共同命運的挑戰和威脅,中美兩國要求大同,存小異,要保持戰略耐心,以積水成淵、積土成山的精神,不斷推進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建設。
  總之,在全球化時代,兩國關係中不僅有國家間的競爭,更有社會之間的交流與合作。中美新型大國關係既要為國家競爭建設有序競爭的賽場,也要為社會之間的合作搭建平臺,這就是中南海共識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作出的“再定義”。
  ▲(作者是清華大學國際關係學系副主任)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陳文媛

mz49mzwcc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